当前位置:西甲比赛预测万博 > 人文博文 >

中青报:科学家背不起“缺乏自信”这口锅—新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中国青年报:科学家不能“缺乏自信”的锅 - 新闻 - 科学网

  如果我的文章太臭了,不论是在“中国青年报”上还是在村里的小黑板上都是第一次。

  事实并不复杂。但在学术界,文章可能会在不同的地方发送,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

  “科学通讯”最近重新发表了“青蒿素结构研究合作”(40年前发表的一篇论文)的文章,建议中国的期刊也可以发表诺贝尔奖的成果。期刊编辑,生物学家高福院士说,他期望中国科学家在中国学术期刊上发表更多的原创成果。

  高福院士期待着理所当然的不是一个总编辑不希望自己的出版物明亮的明星。但也有人在这方面指出,中国被高度引用的论文大多分布在海外的刊物上,重要病害或科研人员缺乏科学文化信心,这有点儿莫名其妙。

  过去由于复杂的原因,我们过去非常有信心,有信心与外界沟通的很少,所以当青蒿素的研究成果用中文发表的时候,世界上第一次没有注意到。青蒿素最引用的文章是外国的,可惜的是,诺贝尔奖的光环不能掩盖。在青蒿素研究成果公布后很长一段时间,涂友尧等人都是模糊不清的,这不是科学的常态。科学家有一个伟大的发现,值得在最广泛的领域得到赞扬。

  如今,越来越多的中文论文在外文期刊上发表。虽然学术上存在不当行为,但论文的数量和质量无疑在增加。十多年前,中国着名的科研成果出现在美国着名的CNS(美国的“Cell”,英国的“Nature”和美国的“Science”杂志),但是今天呢,正在不断涌现,进步和信心。

  科学家发表论文,首先向同行报告他们的新发现,并且经常抓取论文要求发现的优先权。这是学术出版的前提。英语是当今世界的共同语言,其论文发表在英文的国际期刊上,有助于尽快确定优先次序。不仅中国,而且还有世界上引用最多的论文在英文刊物上发表,连德国,法国这些科学大国也做了很多着名的刊物,不能改变主流,要求科学家在当地发表论文只会损害国家的竞争力。

  鼓励科学家在国内发表论文可以认为是好的,但不是要有自信。真正的自信是争取在国际舞台上发言的权利。也许类似于奥运精神,奥运选手追求更快,更高,更强,而不必考虑奥运主办方。

  当然,任何科学家都坚持用中文发表论文是好事,结果足以吸引外国同事学习中文。但是,确定中国的言论,科学权的力量还远远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不要指责科学家不要在当地发表论文,而应该运行更多的以中国为首的国际期刊。值得注意的是,基于中医诊疗理论的航空发动机故障诊断新技术等尴尬的研究仍然在国内刊物上市。学术出版与学术成长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暴涨的。在过去的十年中,国内英文“细胞研究”杂志的影响因子从2个提高到15个,超过了国家科学院院刊等着名刊物。原因在于该杂志采用专业团队坚持国际标准化运作,也为国内生物研究水平的提高。用杂志副总编辑李党生的话来说,只要能做好期刊,好的文章就会回来。这是信心。

  中国学术期刊靠养成习惯来发展是冻结三尺,而不是寒冷的一天。世界很难离开这些国际出版巨头。它们诞生了几百年,伴随着自然科学革命的种子。伽利略,笛卡尔和达尔文都是作者。晚清时期,“自然”翻译和介绍了近代中国启蒙化学家徐守的研究。学术出版商从人类智慧的结晶中获益。科学家通常通过公共研究资助获得结果,然后为可靠的出版商出版,出版商组织同行评议文章,然后将出版物出售给科学界。这是一个古老的事业。

  对于人类来说,这种模式很可能会促进商业模式中人类智慧的传播,但同时也会通过商业障碍阻碍人类智慧的传播。一些科学家主张走出出版业,推进免费,但目前混杂的开放获取期刊;其他人曾经在预印版网站上发表文章,也可能会宣布新的发现。只有在网上发表了一篇证明了庞加莱猜想的俄罗斯数学家格雷戈里·佩雷尔曼(Gregory Perelman)的文章。

  如果佩雷尔曼在中国工作,他可能不会因为他的惊人的证词获得任何奖励。国内的科研管理往往是简单的统计论文和期刊影响因素,比如博士生发表了多少篇文章,毕业论文有多少点。国家自然科学奖定量评估指标是主要论文发表论文和专业着作的影响力。期刊上发表的学术刊物从一般出版物到权威刊物1至5个点进行量化。 2016年,包括数学家奚南华在内的12位全国政协委员提交了提案。鉴于这一指标,有人建议取消出版物的分类。我们希望科学评估和统计工作要注意分文等指标。

  只要研究管理体系恢复到研究本身的质量,就不一定要把好的文章回到当地的期刊上去。中国医师张寿生曾多次申请研究经费已被拒绝,但斯坦福大学仍然给予了他任期,不管他未能支付一分钱的科研经费。

  一位年长的数学家曾经说过:一篇文章的价值在它发表的时候并没有被认识到,但是直到后来才被重复引用。本来,文章的价值只与结果本身的创新性和重要性有关。 “自然”等刊物的权威性来源于多年来坚持发表高水平同行评审的成果,成为质量的象征。然而,许多重要的成果还没有在知名期刊上发表,而一些着名的期刊也发表了后来被发现的低而不重要的结果。毕竟,诺贝尔奖评审是错误的。

  从其他因素来判断学术成就的价值,还是看起来像童话。其实一些评价方法是如此令人哭笑不得。数学家马志明院士,张卫平院士分别提到了第一作者的提问。数学实践是笔者以英文字母顺序排列的签名,而不管第一作者如何,国内的评论大多强调第一作者,张卫平及其合作者在数学顶级期刊上发表论文,中国数学会呼吁在这一学科上达成一致应该受到尊重,但成效不大。

  可以看出,当我们探索自信的问题时,或许我们需要探索的第一件事是尊重的问题。科学界应该运用什么规则是一个问题。

  \\ u0026

关键词: 人文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