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甲比赛预测万博 > 社会科学 >

四部科普作品获国家科技进步奖 产业链仍不成熟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四大科普作品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产业链尚不成熟 - 新闻 - 科技网

  最新的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显示,2015年中国科技公民的比例为6.2%。尽管这个数字比五年前有了很大的提高,但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仍然不小。

  提高科学素养水平,最终形成优秀科普作品。在最近获得的国家科技进步奖中,有四个获得科普项目,创近五年新高。虽然获奖项目数量有所增加,但是科普专家说,我国还缺少好的科普作品。同时,探索和完善鼓励科学家从事科普工作的各种机制,建立健全多层次的科学的沟通和奖励机制。

  “变暖的地球”成为近7年来第一个获得科学奖的电子/音像出版物

  国家科技奖励办公室(以下简称国家奖励办公室)统计显示,2016年度全国科技进步奖获奖科普项目有四项。三是论文发表题为“隐藏食品添加剂院士,教授向您介绍食品添加剂背后的事情”,“了解青光眼克服青光眼”和“万能健康十万个为什么”系列,重点关注公共卫生和社会热点问题。其中之一是电影“温暖的地球”(Warming Earth),这是近七年来第一个受到科学界褒奖的电子/音像出版物。

  2005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专门成立了科普小组,奖励为创造优秀科普工作做出直接贡献的公民。科学普及小组的审查范围仅限于2000年以后的科普图书,科普电子出版物和科普普及类音像制品三年以上,公开发行。

  记者梳理2012 - 2016年科普项目发现,近5年来,科普项目获得科技进步奖总数呈上升趋势。 2012年,有一个获奖项目“生与死:复制与克隆”。 2013年有“保护性耕作技术”和“生命密码基因解读的故事”两个版本; 2014年有3个项目针对“古老的跳跃起源与生命进化”,“回答腰椎间盘突出症“”听银杏叶叔叔的故事“; 2015年分别有3部”玉米田种植系列手册和挂图“”中国载人航天科普丛书“。同期,全国科学技术奖授予人数普遍减少,获奖科普成果的比例也有所提高。

  国家级科普奖励工作,在一定程度上调动了公众参与科学交流的积极性。中央新电影集团副总裁兼电影制片人柯中华指出,获奖的279个奖项中,部分奖励科普活动,充分显示了国家对科普工作的重视,希望带领科研团队中国工程院院士孙保国也表示,获奖是对科普工作的肯定和鼓励,将继续加大在食品添加剂和食品安全方面的力度。未来科普工作。

  我国科普普及工作还很薄弱,形式单一,普及程度不够

  专家表示,虽然科普项目科技进步奖近五年来创下历史新高,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国科普工作总体上有较大的提高。好的原创科普作品还少,形式单一,人气不足等问题,困扰着我国科普的创作。

  国家奖励办公室有关负责人表示,与其他奖项相比,目前推荐少量流行的艺术品奖项,转诊渠道也比较集中。近年来,审查还发现科普项目质量参差不齐。例如,一线研究人员撰写的科学论文有较好的学术保证,但在版面,艺术,印刷等方面存在不足,导致整体素质偏低。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评选的科普普及奖是我国社会力量授予科普普及作品的权威奖。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秘书长陈凌长期从事科学评估工作,他说,如果把我国原有的科普作品与那些作品进行比较,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在其他国家,无论是在内容,设计,制作还是在读者的关怀方面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为什么我们国家的科学工作不好?陈凌说,目前我国还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科普创作激励机制。专注于专职创新人才短缺的表现,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从事科普工作的科研人员没有相应的考核奖励制度。

  目前优秀的经典原创科普作品大多还是来自老一辈科普作家手中,这些年虽然有不少年轻人开始流行科学创作,但原创作品的高水平却很少见。这与我国科技分工早期的人才培养机制有关。许多研究者缺乏表达自己的话语的能力,一些作者对科学专业的认识不足。陈玲说。

  柯中华也同意这一点。拍摄科普电影时,他的一个苦恼不是一个好脚本。国内影视制作大多以文科为背景,缺乏专业性。外国科学纪录片拍摄团队成员本身就是现场专家的权威。

  在一些发达国家,科学是科学家自己的工作,中国科学普及研究所所长王康友说,向公众解释这项研究是许多科学家的一项重要任务,例如申请资助的项目国家科学基金会需要向全社会解释科学价值,让公众意识到正在做的事情。

  陈凌说,我国科研人员往往缺乏科普活动的积极性,缺乏促进科普人才成长的环境。研究人员主要发表研究论文,对产品的设计,较少关注科学传播的情况。科学研究的压力一般比较大,所以有较少的人有写科学文章的动力。

  孙保国坦言,“藏不住食品添加剂”的编辑工作是十余名个人工作组利用业余时间完成的。近年来,全国已经有200多个科普讲座,其中大部分都是周末时间。

  评价没有硬性指标,产业链条不成熟,难以在市场上赚钱,导致原有的高科技含量太少。专家建议,探索和完善鼓励科学家从事科普工作的各种机制,同时培育科普工业,调动公众科学传播积极性。

  建立健全多层次的科学的沟通奖励制度

  陈凌认为,科普的繁荣是一个需要人才和市场成长的长期过程。奖励科学交流可以向社会发出一个信号,认为它现在是非常有价值的。参照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我国的科学奖励有待进一步优化,建立健全多层次的科学的奖励机制。

  发达国家的科学传播奖成立于20世纪40年代,后来在20世纪90年代迅速发展起来。目前,政府和社会组织是主要的。政府主要从事综合奖励,科技协会更重视专业奖励。数量多,在细分区域影响很大。例如,皇家学会迈克尔·法拉第·温顿科学图书奖,美国化学学会詹姆斯奖,美国天文学会卡尔森奖。

  主要奖励还有科学着作奖,如“温登科学图书奖”的绿皮书奖,以及“卡林加尔文奖”等个人贡献奖。一些奖项是以科学家或着名的科学传播者命名的。通过奖励公众对传播者的认可,具有良好的社会导向作用。例如,着名科学奖卡尔·塞奇奖是根据美国天文学家,科普作家卡尔·埃希斯·瓦根哈根的名字命名的。

  从奖项的覆盖面来看,包括科学新闻传播,科普书籍,影视动画,科学评论和科普教育等诸多领域。

  陈凌说,从国家和行业协会到地方政府和企业,虽然中国在奖励科学传播方面还有不少奖励,但与发达国家相比,科学传播奖的制定体系还存在很多问题,数量和范围和奖励的影响力还有不小的差距。在国家层面,科学传播奖项少,品牌知名度低,奖项少,地方奖励影响力小,不重视利用科学传播名人效应。

  此外,专家还表示,中国科学传播奖的奖项范围较窄,类别较为单一,如目前国家科技进步奖科普奖主要还是科普作品陈玲建议,可以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科学技术奖励单列中扩大奖励范围,而不仅仅是一个科技进步奖项目,如果搞科学交流还可以搞定国家承认,一些有天赋的年轻人愿意加入科学传播,他们的专业知识可以发挥。

  目前中国科学传播奖励少,奖金低。大多数只是一个荣誉称号。专家认为,随着科学传播的发展,原始设计奖励制度已经难以满足科技发展的需要。可以考虑推动行业有影响力的企业参与公益科学奖的设立,扩大科普传播奖的影响力和吸引力,在国内乃至世界范围内打造多个知名品牌。

  陈玲告诉记者,中国通俗作家协会最近还探讨了如何与其他社会力量联手,搞好科普工作。虽然目前缺乏奖金,缺乏作品难,但我们会努力的去做。

  相关主题:2016年度全国科技奖评选大会特别提示: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必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和自己的版权法律责任;如果您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社会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