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甲比赛预测万博 > 自然科学 >

中科院助力我国首次海域可燃冰成功试采—新闻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中国科学院帮助中国首次试验可燃海域试验成功 - 新闻中心 - 科学网

  5月18日,南海神佛海域天然气水合物(又称可燃冰)实现了187小时稳定的瓦斯产量测试。中国在世界上首次成功完成了可燃冰块的试生产。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贺电指出,中国人民已经爬上了世界科学技术的新高峰,对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试采的成功是工业化的关键一步。中国科学院广州能源天然气水合物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天然气水合物重点实验室主任李小森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这只是从试采到商业化的可燃冰的开始采矿还有重量说远。

  世界知名的战略资源

  更一般地说,可燃冰是在海底低温高压下将甲烷气体包裹在水分子中形成的一种冰状透明晶体。它主要分布在海底和永久冻土层,资源丰富,全球煤炭,石油,天然气资源总量的两倍。

  李小森告诉记者,可燃冰储量巨大。世界上可燃冰的储量约为2 1016立方米,其有机碳约占世界总有机碳的53.3%。可燃冰的总量约为现有全球化石燃料(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两倍。南海是中国主要的可燃冰块分布。

  与熟悉的海底石油和海底气田相比,可燃冰是一种高潜力的能源。 1立方米的可燃冰块分解后可释放约0.8立方米的水和164立方米的天然气。燃烧产生的能量明显高于煤和石油,但燃烧污染比煤和石油更清洁,更环保。

  可燃冰块被各国视为未来石油和天然气的战略替代来源,是世界范围内关注的战略资源。然而,李小森坦言,可燃冰的开发是世界公认的问题。

  目前,除中国,美国,日本和印度都通过国家计划获得了可燃冰样。加拿大,俄罗斯,德国,韩国和挪威也在研究可燃冰。

  国家队20多年的积累

  作为国内最早从事可燃冰研究的机构之一,中国科学院作为国家科技攻关的国家队,

  中国科学院广州能源研究所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对可燃冰进行基础研究,并于2003年成立了中国科学院广州天然气水合物研究中心,联合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等单位,主要对可燃冰的勘探,开采基础理论和关键技术进行研究。

  李小森说,在中国地质调查局,科技部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支持下,指出了南海海域可燃冰的富集和油气成藏机制。指出了有利的开发目标建立了世界领先的中试规模可燃冰矿综合模拟技术体系,建立了基于水合物开采和安全控制程序的模拟,帮助中国成功试采易燃冰。

  相对于美国和日本,中国对可燃冰的研究滞后,直到2007年才在南海北部获得可燃冰样,经过10多年的攻关,第一次在中国和世界上第一次资源总量占90%以上,成功实现了开发难度最大的泥质淤泥型可燃冰块。

  据李小森介绍,这与多年研究积累和国外成败经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商业采矿任重而道远

  试采成功是实现工业化的关键一步,但实现商业化开发目标还有很多挑战。李小森说,这条路还很长。

  根据国土资源科技创新规划,“十三五”期间深海海底油气勘探开发技术的研究开发,将推动海洋海底矿产勘探和海洋可燃冰探测。年计划。中国将努力实现到2020年试生产商品化成功的全深潜潜水深海潜水和浮动平台技术;力争到2030年可燃冰商业发展。

  对此,李小森认为,从采矿技术优化,工艺安全控制,地层稳定性和环境影响等方面进行深入研究。

  对于南海神狐可燃冰矿床,首先从机制上进一步开展研究。李小森说,如果机制和本质不明确,后期采矿肯定会有不利影响。例如,不适当的开采可能会导致海床不稳定和山体滑坡。

  此外,可燃冰块海拔约1100-3000米,所处的地质环境十分复杂。因此,采矿过程中的能量损失非常大。李小森说,早先掌握的早期采矿方法和技术,也要考虑降低成本的方法的效率,为商业发展奠定基础。

  从试采到商业开采的可燃冰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虽然困难重重,但是我们国家在成功发展之后,其广泛的使用更加有意义。我们所有的水合物都有紧迫感,正在继续努力。李小森说。

关键词: 自然科学